枯木龍吟——琴制與造琴

    琴究竟最早産生於何時,現在還是一個謎。古代或傳説神農氏所創,或傳説伏羲所作,還有傳説堯、舜所作的。遠古傳説難為信憑,但它們暗示著古人相信琴的出現非常遙遠,則應符合事實。

    一、先秦以前

    目前考古發現的先秦至西漢初的古琴實物,數量還很少,它們都出土在原楚國範圍內的湘、兩省。這些琴形制基本相同,但與今天習見的形制有很大不同。它面板與底板分離,演奏時浮擱在一起;面板又分為半箱體和是實木長尾兩部分,尾端稍上翹,末端有過弦凹口(龍齦);背面有一長方形足池,安有一方形繫弦軸(雁足)。它們面板上也還沒有標示泛音位置的琴徽,有效弦長(隱間)也明顯短于後世。可稱它們為半箱式的一足無徽琴。它們有弦一至十根不等,説明尚未形成七弦定制。例如,湖北隋縣戰國初期曾侯乙墓出土琴十弦;湖南長沙五里牌戰國晚期墓出土彩繪琴(嚴重殘損),九弦或少於九弦;七弦琴的實例則有湖北荊門郭店村一號戰國中期墓琴,和湖南長沙馬王堆三號西漢初期墓琴。

    從體積較小、琴面浮擱、面板不甚平整、岳山較低、弦距較窄等特點看,此時琴的發音品質、音量還有很多不足,也不適於快速而複雜的指法。

    二、秦漢至魏晉南北朝時期

    今天習見的合體全箱式、兩足七弦、面有十三徽的古琴,其形制應是在漢晉南北朝時期確立的。

    四川綿陽出土的東漢彈琴俑所持之琴,彌補了出土先秦古琴與今天七弦琴音箱形制間的重要缺環,它們均是長條形全箱式琴,又分頭寬尾窄的長條形和具有內收弧形琴項的長條形兩種。

    


    東晉顧愷之(約西元346-407年)所繪《斲琴圖》中有兩種古琴,它們也都是全箱式,雖琴身出現了額、頸、肩等區分,但圖中兩種古琴造型仍與宋漢彈琴俑大體一致。這一樣式的琴體還見於河南鄧縣北朝彩繪畫像磚墓出土的《商山四皓圖》,説明古琴初見於東漢的這一形制,一直保留在東晉南北朝時期。陜西三原唐初李壽墓線刻壁畫伎樂圖中,有抱琴、彈琴圖像各一,琴式則與《斲琴圖》中琴基本相同,可以看到一種傳統的古琴式樣是會延續很久的。

    南京西善橋等地南朝齊、梁大墓磚印“竹林七賢與榮啟期”壁畫山的琴,具備全箱式特點而又呈現為新的樣式,即音箱從東晉的內收弧形項的長條形,發展為方頭、闊肩、收尾形態,這種樣式的音箱能進一步改善琴的音響效果。

    琴徽的出現大約早在西漢前期稍晚,即西元前二世紀上半。西漢枚乘 (?-西元前140年)的名賦《七發》,曾提到用龍門之桐制琴,用野蠶之絲制弦,並以“九寡之珥為約”。從上下文意看,用珥做的約,本是箭靶的中心,這裡相當於徽。更明確提到徽的是晉嵇康 (西元223一262年)《琴賦》“徽以鍾山之玉”這句話,但徽數則不詳。

    有徽之琴的最早圖像材料,見於考古發現的南朝齊、梁陵墓磚印壁畫“竹林七賢與榮啟期”圖中,嵇康和榮啟期所彈之琴,琴面外側均列有十多個明顯的琴徽。可以認為,全箱式琴體和十三徽的定制,年代約在東晉或稍前,下限至遲不晚於南齊初年,即西元五世紀九十年代。

    


    三、隋唐時期

    唐代造琴工藝取得突出的成績,無論數量、品質都有空前的進展,民間出現很多造琴的能工巧匠。最受人們喜愛的斲琴名手,出自四川的雷氏家族,其中較早的是雷儼,曾在唐玄宗做過待詔,其後有雷霄、雷威、雷玨、雷文、雷會、雷遲等。雷威尤其著名,傳説他得到神人指點,又傳説他常在大風雪天去深山老林,以聽風吹樹木的聲響,從中辨取造琴良材。他們所斲之琴在大歷(西元766-779年)中被稱為“雷公琴”,“其岳不容指,而弦不先文;其聲出於兩池間。其背微隆,若薤葉然。聲欲出而溢,徘徊不去,乃有餘韻,其精妙如此”(宋蘇軾《雜書琴事》)。貞元(西元785-804年)時,成都雷氏所造之琴,“彈者之眾”。當時江南也出了沈鐐、張越等制琴名手,他們所制之琴也受到人們的喜愛。出自名手古琴,歷代好琴之士均視為傳世之珍,以至宋代便有不少人偽造唐代雷琴,這種作偽之風經歷元、明、清而延續到現代。也有少量唐琴珍品保存至今,盛唐雷氏所斲之“九宵環佩”琴(藏北京故宮博物院),專家認為不僅是傳世七弦琴中最古一件,也是唐琴最卓越的代表。

    古琴確立今制之後,細部仍不斷改進,以臻完善。傳為唐初閻立本所繪的《北齊校書圖》(藏美國波士頓博物館)中的古琴,圓首闊肩,中部微狹,鳳翅以下收殺至尾,這一造型對改善琴的音響當更為有利。

    專家們鑒定今存較為可靠的唐琴共十六張。在基本形制一致前提下,根據它們外形起伏收縮的不同特點,還可劃分為多種不同樣式。若按後代琴書中琴式分類,有伏羲式十六張、神農式一張、鳳勢式三張、連珠式兩張、師曠式兩張、列子式一張、仲尼式一張。因為僅有的一張仲尼式琴還是晚唐之作,看來東漢到中唐的八百年間,仲尼式琴並不很流行。只是中晚唐孔子又被儒家作為道統代表推崇之後,仲尼式古琴才逐漸時興起來,至兩宋大為流行,出現定於一尊的局面,其他樣式的琴反倒日益少見了。

    晚唐的仲尼式琴,較之後世同類琴,還具有琴面較圓,腰部內收較深的唐琴共同特點。唐以後的仲尼式琴,除倣唐之作外,一般不具備這種特點。

    隋唐以來,琴樂也受到許多王侯顯宦的愛好。隋文帝之子楊秀受封蜀王,曾“造琴千面,散在人間”。後來蜀地造琴名將輩出,或與此有關。唐代二十年為相的的李勉,好琴,家中自斲琴數百張,其中絕代之品“響泉”、“韻磬”自寶于家,曾撰《琴説》一卷。

    四、宋元明清時期

    宋元各代帝王好琴者甚多。宋太宗趙匡義曾“增作九弦琴,五弦阮,別造新譜三十七卷。”後來各代皇帝也仿傚改制一弦琴、二弦琴……直至九弦琴,南宋高宗趙構還特製盾形琴送臣下,以提示不忘武備。但這些改制並不受琴界接受,後世也無傳承推廣。

    宋徽宗著力“蒐羅南北名琴絕品”,專設“萬琴堂”珍藏,其中最名貴的是唐雷威所作“春雷”琴。後來金兵攻陷宋都開封,“萬琴堂”落入金人之手,金章宗尤喜“春雷”琴,不僅列為其“禦府第一琴”,與自己形影不離,臨終還“挾之以殉”,可謂生死與共。

    宋元明的古琴今存較多,一個重要原因是宋代以來官方和民間有大量的斲制,稱為“官琴”和“野斲”。例如明代內府曾集中名工巧匠成百上千的造琴。又如明潞王所造的“中和”琴數百張,今天也常能見到。當時制琴名家有馮朝陽、涂桂、張敬修、施彥昭等,同時一般有資歷的彈琴家也都有斲琴傳世的風尚,明清時期許多著名的琴家也都是斲琴能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中國網 2003年2月25日


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: webmaster @ china.org.cn 電話: 86-10-68326688